王荣华: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思考中国智库的现代化之路

发布者:智库研究中心发布时间:2020-06-22浏览次数:24

       上海市第十届政协副主席、上海社会科学院智库研究中心名誉理事长王荣华在《2019年中国智库报告》发布会暨“国家治理现代化中的智库建设”研讨会上的发言。


       我想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角度以及两个现代化之间,就是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和智库现代化谈谈中国智库的发展。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是习近平总书记对世界发展和国际格局做出的重大战略判断,这也是我们当前谋划自身发展的出发点和大背景。中国智库的现代化之路必须放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个背景下思考进而行动,我们说智库是变局、危局的产物,也是能够引导变局变化成为解局、兴局的重要力量。

       前几天智库研究中心的同事们把2019年中国智库报告交给我看,我认真地看了,我觉得这份沉甸甸的报告来之不易,凝结了中心过去一年里对于中国智库的观察和思考,重点很突出,而且特点很鲜明。这是该系列报告的第七本,表明中心在跟踪研究中国智库上的长期坚持,新时代、新方位、新举措,聚焦智库在咨政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以及公共外交等方面的核心引领力,也总结了中国特色新型智库的创新发展之路,特别是新冠疫情横扫全球以来新情况、新变量层出不穷,对这场百年变局又增添了新的变数,这对我们研究者提出了新的挑战。比如我们借助于通信设备进行远程讨论,就像今天这样,但是面对面沟通有时候是更加直接更有效更有亲和感。另一方面我们最近关于疫情防控和后疫情阶段如何恢复经济发展这方面的决策咨询研究报告意见也很多,我们是不是有好的机制,把这些海量的研究报告当中最优秀最能够起作用的对策建议甄别出来,这就需要现代化的治理体系,需要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思考中国智库现代化之路。所以我一直在想,今天怎样认识新智库,就这个问题谈两个看法求教于各位。

       (一)智库是社会公器,更是思想利器、国之重器

       智库的现代化和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是相辅相成的,综观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在20世纪初美国的经济总量已经超过了英国,但是我们知道美国真正崛起是在半世纪以后的事情,这说明什么?一个国家真正的崛起不仅是经济的崛起,也不仅是技术的领先,归根到底要看这个国家的思想能否引领发展。作为思想的策源地,智库是思想利器、国之重器,承载着战略谋划、转危为机的重要功能。这也是助力一个国家实现现代化的力量。智库是支撑国家崛起的必要条件,是具有先导性、引领性和变革性的深层次的力量。这次新冠防控阻击战当中,中国开展全面动员,全力以赴。疫情防控和社会经济发展两手抓,国际上有些国家采取消极的群体免疫的策略,到现在还看不到感染人数的拐点。思想上的差异是导致行动差异的重要原因甚至根本原因。我们不能说国外的经济实力不如我们,我们也不能说国外的医疗技术不如我们,但是结果差异大家是有目共睹的。中国政府在迅速采取有效防控措施和经济社会恢复的背后,是我们广大医务工作者也是智库特别是医学智库提供了具有传染病学理论支撑的实践应对思想。这样就为化解疫情提供了富有价值的应对方案,这方面是作出了贡献的。

       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们中国比任何一个阶段都更需要发挥智库的作用,特别是在社会经济转型当中。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它的目标和宗旨就是要坚持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构建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制度体系。加强系统治理、依法治理、综合治理、源头治理,总之,一句话,要把我国的制度优势更好地转化为国家治理效能。在治理现代化的过程中全社会各行各业都要朝着这个大方向、总目标迈进,这方面智库尤其要勇立潮头,找准自己的定位。刚才陈司长说到智库要在时代前沿,不能缺席,我们要做出各自的努力,实现自身的现代化,做时代的弄潮儿。

       一方面智库建设现代化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重要内涵,也是思想先导、理论动力的重要推手,智库紧紧围绕党和国家的工作大局和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问题开展研究,这是胡锦涛同志在社科院50周年的时候提出的要求。从另一方面来看,国家治理现代化为智库现代化提供了制度保障和基础条件,特别是党的领导为中国智库现代化提供了立场、方向、原则和道路的保证。我觉得我们十分有必要开展智库思想产品供给侧改革,不断提高决策咨询的研究质量,提升智库服务党和国家科学决策的能力,探索智库和决策者的对接机制,提供更多更好更高质量的智力支撑、智慧贡献。

       (二)中国智库现代化之路不可能是简单的模仿和跟随,而应该有自己的特色

       一定意义上来说特色就是生命,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之路任重而道远。当前理论界和智库界对智库的认识还存在着一些讨论,也有一些是似而非的认识。而且这些认识在自媒体的催化下有失偏颇,而且还快速传播。比较突出的就是西方中心论和拒绝学习人类有益的经验方法。西方中心论,它是以西方为中心,以西方为坐标,唯西方马首是瞻。我们多年来热议的独立性问题,有的强调智库独立性是主张经费、人员、收入等方面要向国外看齐,无条件地向国外模仿和学习,断言西方某些国家智库的今天就是中国智库的明天,甚至于认为中国不存在真正的智库,因为没有独立于政府。这就对中国智库出现一种否定的看法,有些人认为中国智库就是神学院、翰林院、养老院,批评中国智库离权力太近,是权力的仆人,有库无脑、有库无智,应和政府的多,难有作为。

       还有一种说法,强调特殊性,否定开放办库、开门办库,否定学习借鉴有益的经验。但凡西方智库的概念、模式包括像旋转门机制等等,他们认为这个都不能解释中国的智库发展,认为西方社会不愿意也不可能了解中国智库。这种现象就是警惕有余借鉴不足。我曾经听到过有两件真实的事情,有人说巴黎圣母院的圣母是宗教,所以不能说。怎么办呢?就改成巴黎娘娘庙。还有贝多芬第九交响乐,歌词里有女神,怕影响孩子,所以不听也不教。其实这些都是人类文明的瑰宝。这些观点我觉得是狭隘和不够全面的。

       我们需要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视野下全面认识和重新理解中国特色新型智库的实践内涵。我和上海社科院智库研究中心的同志们一直在努力传播这样的观点,中国特色新型智库是不能照搬外国模式的,一味地套用片面理解的独立性、透明度这些西方价值体系来评价中国智库发展忽视我们国家已有的执政经验而妄自菲薄。同时,我们也不能因循守旧、固步自封、教条僵化,不能从世界看中国,而是闭门造车,忽视目前智库建设当中需要学习和借鉴的问题。

       (三)中国智库的现代化之路

       习总书记最近在上海视察的时候讲到上海快速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大都市,得益于上海的品格,那就是开放、包容、创新。我们要进一步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以一种更加开放包容的心态建设智库、发展智库,要加强政策供给的制度建设、法制建设,找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中国特色新型智库的定位使命和职责。在这方面有四个坚持是我们应该重视的。一是始终坚持党管智库。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智库发展的优势所在。党管智库是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健康发展的根本保证,所以我们智库要紧紧围绕党和国家工作大局和社会经济发展重大问题进行研究,这方面不能分散不能三心二意。当然,党管智库不等于党包办代替智库研究,我们智库要发挥第三方、冷班子的作用,这也是中央领导对我们的要求和希望。

       二是必须坚持中国特色。中国和西方包括美国这些国家制度的根本差异,不是器物层面,也不是资源投入方面,而是两种制度两种道路的差异。美国两党制和政党竞争的环境,使得美国的智库采取个体主义、自我宣传式的生存法制。而中国制度和文化使得中国智库应当采取集体主义的行为准则,通过发挥集体的智慧来共同推动社会经济发展。我认为这是中国智库和西方智库最根本最重要的区别。在中国智库之间的合作特别是体制内、体制外智库的合作、包括五路大军智库的合作,这次我们社科院智库研究中心《2019年中国智库报告》关注到这一点,把传统上说的五路大军布局、成果、期刊等等都做了比较,这是很好的。

       三是要始终坚持实践的检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智库建设得好不好,咨政建言管不管用。比如当下疫情冲击后的经济恢复期,如何将第一季度失去的经济增速补回来,全年6%增长率还能不能实现,在全球疫情大流行的情况下中国何以自为。许多智库都围绕这些问题开展了研究,有的还富有成效。但是说老实话,有一些问题还看不清、道不明,有些观点还相互有冲突,这是很正常的。我认为只要是言之有据、言之有理,能够自圆其说、自成一家,就是智库的成果。能否管用实用,还是要交给实践检验。我们对谁负责?对历史负责,对实践负责。新型智库评价一定要结合政策实践、智库活动产生的实际效果,不唯书、不唯上、只唯实,这才是科学方法。2019年中国智库报告》搜集了大量智库活动、智库成果,并且写意和工笔并重,包括热点选题、重要观点,对智库做出一个中肯评价,目的是以评促建,推动智库健康发展,不是为评而评。

       四是始终坚持国际视野、家国情怀。家国情怀就是国家民族利益至上,而不是智库利益第一,更不是个人利益第一。齐家治国平天下,用我们今天的话来说就是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智库初心是什么?我们就是要为公众谋利,为公共问题出谋划策。建设社会主义新智库,我们不是建立金库。家国情怀从大的来说那就是要世界大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如果说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是中国现代化早期带有一种防御的外交政策,那么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中国在经济发展取得一定成就以后主动承担国际义务,为全人类的共同发展做贡献的一种积极的进取性的国际关系的立场,这方面我们的声音还比较弱,有说服力的还不够。国家迫切需要更多现代化智库能够主动发声,通过智库的走出去、引进来,和国外顶级智库对话合作,提升中华文化在世界的影响力。智库现代化和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上再次紧紧地连在一起。中国智库的现代化需要向世界说明中国,我们也要为世界贡献中国的经验和方案。

       各位专家学者,大家都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当中思考中国现代化之路。近几年来我受中央有关部门的委派,实地考察过全国十几所高校的马院和智库建设,最近我还参加了上海重点智库的遴选工作,要办好新智库,我思考了几个问题。一是独立性和党管智库的问题;二是当前风险挑战与时代潮流、时代主题的问题;三是大数据与智库现代化,也就是“术”与“道”,包括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结合的问题。我最近参加了北京一个研讨会“大数据时代国家形象的塑造”。看了大量图表、数据,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使我们全体会议专家学者包括在职大使和离任大使都不认同的,这里面有一个科学分析的问题,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结合的问题,术与道的问题。怎么通过现象看本质,从客观细节和趋势的把握做出正确判断。这是我上次会议在思考的问题。有很多问题,我建议大家能够看一下这次发布的《2019年中国智库报告》,这里面内容非常丰富,有鲜活案例,是一本非常好的报告。当然,为共同推动中国智库现代化发展,大家可以提出意见建议。